“妖镍”结束了!高冰镍试产成功镍价暴跌 华友钴业跌停!利好三元电池

2021-03-04 17:04:59 来源: 同顺-深研所

  去年在新能源车的推动下,镍价一路走高,上个月站上20000美元/吨,马斯克表态“镍是电池发展的最大瓶颈”,公开喊话请求“开采更多的镍”,万万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3月4日有色金属板块领跌。其中,华友钴业603799)跌停,同时,沪镍2104主力、不锈钢2105合约下跌6%,更是直接跌停,LME镍盘中跌超7%。

  消息面上,主要有两方面,一是全球最大镍生产商俄罗斯诺里尔斯克镍业(Norilsk Nickel)即将复产,二是青山量产高冰镍引发供应端变革。

  Norilsk Nickel昨日发布声明称,公司正在俄罗斯北极地区最大的矿山之一安装围堰,预计水量将在下周之前稳定,产能或将恢复。此前2月底,其在Oktyabrsky和Taimyrsky的两座主要矿场由于渗水而部分关闭,导致部分产能受限。Norilsk Nickel预计,2021年镍产量为22万-23万吨,产量持平,镍市将过剩10万吨。

  此外,对镍供应影响更大的是青山实业高冰镍将稳定量产。

  3月3日全球不锈钢龙头企业青山集团旗下印尼青山公布消息称:青山实业与华友钴业、中伟股份300919)签订高冰镍供应协议,三方共同约定青山实业将于2021年10月开始一年内向华友钴业供应6万吨高冰镍,向中伟股份供应4万吨高冰镍。

  青山实业将继续加大在印尼镍产业的投资,2021年预计生产镍当量60万吨,2022年预计生产镍当量85万吨,2023年预计生产镍当量110万吨。其中高冰镍和镍铁的产量将根据市场需求和价格变化情况切换调整。

  镍除了做不锈钢,一大需求是新能源电池上的应用,此前三元锂电池的前驱体订单火爆,硫酸镍价格持续上扬,镍豆供不应求。

  而高冰镍生产硫酸镍的经济性要优于镍豆生产硫酸镍的经济性,高冰镍的出现直接改变了以往原料结构,极大挤压镍豆的消费预期。

  此消息一出,对新能源中间品原料供应短缺带动镍豆消费支撑镍价走势坚挺的预期无疑是深水炸弹,虽无改变大的供需平衡,但从格局上,将当前定价分化的两条产业链再度融合,在印尼低成本镍不断扩大市占的预期下,叠加近期LME库存的累积,才有了伦镍两天暴跌2700美元/吨至16000美元/吨,跌幅超15%。

  青山半年研发高冰镍 引发供给端革命

  青山实业,虽然在国内资本市场知名度不高,但是公司却是中国乃至世界不锈钢的龙头企业,主要生产不锈钢钢锭、钢棒、板材等产品,近年来开始切入到新能源领域的原材料、中间品等领域。

  其实高冰镍对大家也不算新鲜事,业内龙头上市公司华友钴业、盛屯矿业600711)去年就已发出过公告,均声称要在印尼建设红土镍矿冶炼高冰镍项目。

  青山快人一步,掌握高冰镍工艺的速度大幅超过市场预期。

  青山实业于2020年7月份开始在印尼调试试制高冰镍,生产镍含量75%以上的高冰镍。该工艺已于2020年年底试制成功,目前已经能够稳定供应高品质高冰镍。

  高冰镍从冶金学来讲是镍硫合金,红土镍矿冶炼高冰镍这一技术虽然成熟,但是掌握在外企手中,青山经历半年多研究试制成功,有较高门槛,高冰镍可以通过加压浸出可以得到硫酸镍,这一工艺已经很成熟。

  于是,硫酸镍供应的瓶颈被打开,从而导致精炼镍上涨逻辑被颠覆,镍价大幅下跌。

  目前镍产业主要有两条主线:一条是硫化镍-高冰镍-电解镍-合金/不锈钢,另一条是红土镍矿-镍铁/氢氧化镍钴-不锈钢/电池材料。

  而现在,红土镍矿冶炼高冰镍这一路线相当于打通了两条主线,高冰镍将成为镍产业中非常重要的中间产品,可以作为两种镍矿-硫化镍矿和红土镍矿的纽带和调节剂。

  目前印尼镍铁投产速度大于不锈钢需求速度,未来一旦镍铁过剩,可以把镍铁冶炼为高冰镍。

  高冰镍既可以采用常规电解工艺生产电解镍,也可以采用高压浸出工艺出生产硫酸镍,这样通过高冰镍这一中间产品就可以使电解镍、镍铁、硫酸镍这几种镍产品在市场中进行相互转化和平衡,总体将有利于市场的健康稳健发展。

  华泰期货认为,昨日青山量产高冰镍工艺的消息引发供应端变革,硫酸镍供应瓶颈被打开,精炼镍中长线看涨逻辑被证伪,镍价上方空间已然有限,甚至当前价格存在高估,短期出现恐慌性下跌。不过该工艺仅是中线预期,仍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且在四季度实际产出之前,市场上为满足硫酸镍需求仍将大量消耗镍豆,2021年精炼镍实际需求依然维持强势,因此在短期镍价亦不存在持续下跌的基础,近期在受预期带来的恐慌情绪释放之后,镍价可能进入震荡阶段。

  三元锂电池成本有望降低

  镍的供给格局改变,对于下游的新能源来说将是一个利好。

  目前,终端新能源车企选择的动力电池主要以磷酸铁锂电池、三元电池为主。前者成本较低、安全性非常高,缺点是能量密度低、低温电池损耗大,后者刚好相反,能量密度较高,低温性能较好。

  以特斯拉为例,在钴价此前的上涨过程中,马斯克便曾提出“高镍化”以降低成本,后国产Model 3又采取了成本优势更为明显的磷酸铁锂电池。

  这使得2020年国内动力电池市场份额出现“拐点”,三元电池装机量同比下降,而磷酸铁锂电池市场份额则呈现继续扩大趋势。

  直至今年1月,仍然保持了这一趋势。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显示,1月,我国动力电池产量合计12.0GWh,同比增长317.2%。其中,三元电池产量为6.8GWh,占总产量的56.8%,同比增长241.6%;磷酸铁锂电池产量为5.2GWh,占总产量的43.1%,同比增长493.6%。

  若镍价因前述高冰镍试产成功,而导致资产供需关系出现逆转,无疑将有助于三元电池制造成本的降低,进而可能引发下游磷酸铁锂和三元电池市场份额的再次平衡。

关注同花顺财经(ths518),获取更多机会

责任编辑:phb

0

+1
  • 广电运通
  • 北汽蓝谷
  • 御银股份
  • 长安汽车
  • 亚太股份
  • 金发拉比
  • 粤泰股份
  • 中广天择
  • 代码|股票名称 最新 涨跌幅